2004年,堂本刚第二次Solo Concert在琦玉顺利终场,其中从2004年8月18开始到2004年9月5日结束的11场演唱会,加上8月11日增加的公开彩排,总共吸引了20万人到场欣赏,而在这第二场演唱会结束后,更多的人感受到了堂本刚作为音乐人,在那个舞台上带给我们的无限震撼和感动。

时间真的过得很快,一转眼就那么一年过来了,在这个一年中,我们经历了很多堂本刚的事件,热热闹闹充充实实,却依然无法消去一点点那个时候的心情。

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舞台,可是依然在最后一场结束后,给予了最大的关注,不只是单纯的音乐,也是完整的堂本刚。

有时候,很羡慕刚,因为他是那么牵强出色的一个人,他的生活,他的工作,他的兴趣,似乎都可以完美的联合起来;可是有时候却一样为他心痛,过早的进入一个大人的世界,过多的压力,或许,我们这些喜欢着他的人,就是他最大的压力来源,可是怎么办呢?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,在最终场的报道中,更加喜欢这个人了。

从来不知道听歌会哭的我,为了他的歌而哭,从不知道会看剧而动容的我,为了他的表演而动容,从不知道可以如此从一个迷錄的演唱会中得到感动震撼的我,为了那个舞台感动震撼。

04年的演唱会,我有了很多很多迷錄,可是看得最多的老实说就是最终场,作为“最终场”,似乎意义上就吸引了我,而更多吸引我的,就是他的演出了。

从头到底的演出,就算视野很差,声音很杂,还是依然看得清楚那个人,也同样听的清楚,因为似乎已经不需要完全依靠眼睛和耳朵了。

最终场的迷錄是我下载的第一部,裹着被子蜷在转椅上,哄声响起的时候还在将被子的角落塞好以免漏风,一切都完成之后,【pencil】的音乐也想起来了,舞台是模糊的,舞者更加不用多说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了安静,或者说一种平静来得恰当,是的心情的平静,可是却还是有些蠢蠢欲动,对于刚的音乐的那份执着和狂热无法抑止。

从【街】开始,到最后的【Screen】,整整3个小时,我全心全意的沉静在这个人的音乐中。

怎么表达那个时候的心情呢?很难,真的很难,不管是那段引起争议的MC,还是最后的W Encore,我看到的真的不只是音乐,是刚的灵魂,刚的全部。

真实诚实是他的优点,或许并不应该存在于那个世界的他的优点,3万人听到了他说的想要重新信任人,因为遇见了这群音乐人,欣慰的同时却又担心着,因为那个时候早知道那段MC被有心之人断章取义的大为炒做。可是,还是很高兴他说了出来,为了那句“想要开始信任人”就是对我最好的安慰剂。

刚是一个特别的人,特别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,围坐着的音乐人可以作证,看着迷錄却依然流泪不止的我也可以作证,他太过于美好了。

2005年的9月5日的第一个小时,我坐在这里,看着自己为刚开的这个Blog,突然也觉得不可思议起来了,久违的朋友对我说我是一个专一的人,笑着否认,只是单纯的说,那份专一只属于这个人,这个灵魂。

2006年的今天,我希望我在祝贺First Line二周年的同时,可以一样沉浸在刚第三次的Solo Concert中,请给予我这个梦想予以实现吧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Vash 的頭像
TheVash

☆Endlicheri☆剥落的宇宙鳞片

TheV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