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朋友的福,听到了1月1日东京场的迷录。在那个瞬间又开始感动的想要流泪了。

自己并非一个很喜欢哭的女孩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听到这个人努力唱歌的声音,或者看到那个样子就会感觉非常非常的想要流泪,或许,是饭的缘故,所以和他的灵魂更加接近,可是不得不自豪一次,那就是在还没有如此迷恋的时候,就被这样的感动拉扯进来的。

记得那个30s的染井吉野,广告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糊涂的不知旋律,后一次是清晰的版本,在那短短的30s种就有了不断的流泪的冲动,当然,最终还是没有流出来,时间太短,没有来得及聚集水份便结束了,于是现在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。

不过,朋友给了Breath,于是疯狂的时候就去听这首Live,从中得到安慰。

刚,真的在狠狠的进步呢,他的声音,比较FL,更加进步到了一个地方了,我不会描述,只是我觉得那种歌声中,他更加浸透了自己的灵魂,在那种气氛中,场合中,音乐中。

他很奇妙,第一次觉得奇妙实在FL上面,迷录最后那只有掌声的应援声,没有尖叫,只有掌声,所以即使是迷录也可以听到他每一个吐字。

再次是在DB的Live上,迷录的【街】,一开始的细小嘈杂,到了那两句清唱时候,便什么都消失了,只有堂本刚这个人自己的声音回荡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可以为那个声音停止一样,可怕却也惊人。

随后,是breath了,一开始的Tsuyoshi的叫声,在他的歌声响起的那个瞬间通通消失不见,又只剩下这个人的歌声了。我还是无法形容那种感受,真的,不管是如何的音乐,只要收到如此的安静,就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了,而堂本刚,做到了,做到那种惊人的地步,用他渗透灵魂的歌声。

我喜欢刚唱歌的样子,或者闭眼,或者用力,或者背过去,不管是如何的样子,还是可以感受到那种真诚,是的,这个男人就算是唱歌,也是真诚的。

似乎说着说着又跑出了Breath的Live了,可是不知道呢,只是由那首歌便引申出了如此多的感想,自己都觉得会重复说着相同的话的自己也变得罗嗦了起来,可是又有什么关系,对于这个人的心情,变化着却只是加深着对他爱的程度而已。所以,就算如此,也是幸福的吧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Vash 的頭像
TheVash

☆Endlicheri☆剥落的宇宙鳞片

TheV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